快捷链接

巴士在线复牌引发多米诺 云南信托等疑“踩雷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香港马会76期开奖预测 >

巴士在线复牌引发多米诺 云南信托等疑“踩雷

来源:http://www.xahjzy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18-01-01 00:53 浏览 :

  12月25日,巴士在线发布公告,因实控人王献蜀失联导致重组失败,同日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复牌,该股随后一周内收出4个跌停。同时记者还发现,同一时间段佳沃股份、海普瑞等股也出现类似跌停走势,它们的共同点

  12月25日,巴士在线发布公告,因实控人王献蜀失联导致重组失败,同日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复牌,该股随后一周内收出4个跌停。

  同时记者还发现,同一时间段佳沃股份、海普瑞等股也出现类似跌停走势,它们的共同点是十大股东中都有云南信托的产品;记者了解到,这种走势很有可能是产品强平造成的。

  对此,隆安律师事务所金作鹏律师表示:“信托公司扮演的不仅仅是通道那么简单,投资于二级市场的信托计划,首先是委托人与信托公司建立信托关系,信托公司再委托投顾来管理,但对投资人负责的其实是信托公司本身,如果投顾出问题,对投资人承担责任的会首先是信托公司。”

  巴士在线是一家以移动媒体、移动视频为核心业务的上市公司,近期因连续跌停引来市场关注。2018年11月27日,巴士在线停牌,并公布正在策划收购传媒行业资产;但12月8日,巴士在线公告称,由于公司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王献蜀失联,收购终止。

  祸不单行,巴士在线日还公告称,公司二股东中麦控股持有的2178万巴士在线家法院宣布冻结,占其全部持股的74.58%。12月25日复牌后,受“收购失败+实控人失联+股份被冻结”等多重利空的影响,巴士在线日,巴士在线公告称,王献蜀已与外界取得有限联系,公司经营一切正常。

  对此,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巴士在线董秘办,一位工作人员回复,有公司员工称见到了王献蜀,“上市公司尚未与其取得直接联系”。

  此君何许人也?记者采访获悉,王献蜀早年曾在央视工作,从2013年起任巴士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,该公司是国内最早一批拿到牌照的虚拟运营商。2015年5月,上市公司新嘉联(后更名为巴士在线亿元的对价收购巴士科技100%股权,较其6406万元的净资产溢价率超过25倍,王献蜀也成为新的实控人。在业绩对赌协议中,巴士科技承诺2015~2018年经审计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、1.5亿元和2亿元,扣非后不低于0.9亿元、1.4亿元和2亿元。但结果并不如人意,2015年、2016年,巴士科技净利润分别为0.39亿元、1.31亿元,未达到业绩目标。如果今年巴士科技净利润低于2亿元,王献蜀等人将面临沉重的股份回购压力。

  同时,爆仓风险也传导至巴士在线股东所质押的公司股份上。巴士在线第二大股东周旭辉于今年5月19日向财达证券质押了1600万股,当天收盘价为25.89元。如按照5折质押率计算,一般预警线元,周旭辉要么以现金/股票的形式补缴保证金,否则很有可能被强平。考虑到周旭辉于2015年12月底质押的350万股还未解押,周旭辉质押给财达证券的1600万股正变得岌岌可危。

  就持有巴士在线的机构而言,记者查阅上市公司三季报发现,华商基金是惟一一家持有该股的公募。

  季报显示,华商基金旗下的华商领先企业、华商策略精选、华商优势行业共同持有巴士在线%的流通股本,前两只产品分别为第2大、第10大流通股东,其中华商策略精选还是三季度的新进股东。而且,巴士在线还是华商基金的独门重仓股,其他公募三季报中,未见基金持有巴士在线月以来,股价一直处在下跌通道中,重仓该股的基金亦损失惨重。以目前持股最多的华商领先企业为例,这只产品从2016年二季度开始买入巴士在线万股一直增至今年三季度末的671万股,同期巴士在线%。据《红周刊》记者测算(采用季度均价为建仓成本、不考虑价差交易),华商领先企业持有巴士在线元/股,相比市价,持仓成本接近腰斩。

  那么,对于这项重大投资,华商基金是否有过充分调研?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了巴士在线董秘办,对方建议可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查询调研记录,但互动易信息显示,自2016年以来的三次投资者调研中,华商基金均未参与。

  资料显示,华商领先企业的基金经理为彭欣杨、李双全,投资对象为“具有行业领先地位的上市公司股票”,今年以来,该基金表现不佳,年初迄今基金跌幅为6.55%,亦跑输同期业绩比较基准。同时,该基金整体表现为净赎回,今年一季度到三季度,总份额从32.83亿份跌至29.98亿份。

  除华商基金外,多只信托计划也出现在巴士在线的十大股东名单中,其中云南信托表现显眼。三季报显示,巴士在线大流通股东均为信托计划,其中第3/4大流通股东为云南信托-聚宝19号单一信托(投顾为德锐资本)、云南信托-苍穹6号单一信托(投顾为华盛盈富资产),两只产品在三季度均大幅提高仓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近期出现暴跌行情的多只个股,也被云南信托的产品所重仓。佳沃股份本周以来连续3个跌停,该公司第3大流通股东为云南信托-聚鑫2021号信托;12月26日恒顺众昇盘中跌停,其第6大流通股东为云南信托-云信-瑞阳2016-6号信托;28日海普瑞跌停,其第9大流通股东为云南信托-聚鑫弘扬5号信托;不久前连续三个跌停的浪莎股份的第3大股东也为云南信托-云信永盈10号信托。

  一位上海的私募基金经理表示,这种走势一般都是产品清盘,“而且是被风控砍仓”。市场中也有声音猜测,这很有可能是云南信托产品被强平。

  此外,记者注意到,上述云南信托系产品还存在着明显的交叉持股。譬如聚宝19号/苍穹6号除了共同持有巴士在线外,还一起重仓了宏达矿业;聚宝19号的投顾为德锐资本,其管理的两只产品聚宝11号/19号又共同出现在宏达矿业、新园光成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。

  记者也联系上了涉身其中的两家投顾机构,但对方高管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诉求。

  对此,金作鹏律师表示:“如果跌停是由信托计划导致的,在没有明确的违规证据前提下,这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行为、应该不会导致监管层介入;不过信托公司需要对投资人担负责任,因为按照《信托法》的规定,信托公司需要在信托管理上保持谨慎合理的态度、并采取充分的预警和披露义务,但实践中这些程序一般都由投顾来履行。”金作鹏也称,如果上市公司在尽到信披义务后,信托公司和投顾没有及时作出减持等保护投资人利益的操作,那么很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